上海国际食用菌食材与健康产业博览会

行业新闻

"天麻之父“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

发布时间:2021-12-30

"天麻之父“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(图1)

云南彝良县地处川、滇、黔三省八县结合部的乌蒙腹地,因特殊的地理环境和生态气候,这里孕育的小草坝天麻品质优良,是昭通天麻的代表,也是云南天麻的代表,素有“云天麻”之称。天麻是一种名贵的中药材,具有息风止痉,祛风通络的功效。主治眩晕,头痛,肢体麻木,风湿痹痛等。曾被称为“神草”、被作为“贡品”的天麻,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,人们一直依赖其野生资源,造成野生天麻数量急剧减少,市场上曾一度供不应求。后来,在助推脱贫攻坚的征程中,天麻成为了贫困群众的“致富麻”,对决战脱贫攻坚发挥了强有力的支撑作用。这背后,有一位值得我们记住的植物学家——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周铉教授。他长期从事植物种类和植物形态研究工作,是我国著名的天麻专家。

"天麻之父“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(图2)

由于天麻的生长繁殖具有特殊性,直到上世纪70年代以后,经过13年的潜心钻研,周铉教授成功探索出了仿野生环境种植天麻之路,从此改写了天麻只能野生不能人工种植的历史,让天麻走入寻常百姓家,成为了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。周铉教授也因此被誉为“中国天麻有性繁殖法”的创始人,获得“中国天麻之父”之称,被中国菌物学会授予“中国天麻研究终身成就奖”。如今,天麻已成为昭通彝良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。2021年,彝良县预计采挖天麻3.4万亩,实现产量2700万斤,产值23亿余元。

"天麻之父“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(图3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“天麻之父”与天麻的不解之缘


虽然已是耄耋之年,周铉的记忆力却仍然很好。回忆往事,很多细节他都记得很清楚。1926年,周铉出生于河南新郑,家境优越。1946年,他就读于同济大学理学院植物学系,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华东师大、西南师院生物系任教。周铉曾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植物形态学研究组组长,他也是中科院院士、著名植物学家吴征镒先生的第一个研究生。1957年,周铉考取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博士研究生,在导师吴征镒院士指导下攻读植物分类学。1960年,他追随吴征镒先生举家迁到云南昆明,到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植物分类。周铉与天麻的不解之缘,可以追溯到他年幼的时候。周铉5岁那年的中秋节,家里大人们在忙活着,他和小伙伴们欢快地围着摆满了月饼、水果的供桌跑来跑去。突然,一个小伙伴不小心推倒了桌子,桌角击中了周铉的脑袋,他只觉眼前一黑,就昏了过去。醒来时,周铉的头上已经缠满厚厚的绷带。因为大脑受到损伤,周铉外伤痊愈后却无法走路,只能靠母亲拉着慢慢挪动步子。行走不便,他的听力也出现了障碍。为治好周铉的病,母亲带着他四处求医。终于,有一个“坚持食用煮熟的天麻”的方子让周铉的病情有所好转。坚持吃了8年天麻之后,周铉走路不稳、耳聋的症状都有了很大改善。长大后周铉才知道,作为一味名贵中药材,天麻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的药用历史,早在《神农本草经》中就有记载,在《吴普本草》中称之为“神草”。


坚守13年,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


上世纪50年代,云南小草坝天麻的高品质已享誉全国,但野生天麻产量极为有限。由于过度采挖,小草坝野生天麻产量已呈逐年下降趋势。面对全国药材市场的火爆需求,云南省药材公司求助吴征镒院士,希望吴院士能协助公司开展天麻繁殖研究。为探寻天麻的生长之谜,1966年,时年40岁的周铉,带着恩师重托,抛下年迈的母亲、妻子和三个孩子,揣着一本《毛泽东选集》,只身从昆明进入彝良小草坝的森林中,开始了他的天麻研究之路。在小草坝,周铉一呆就是13年。

"天麻之父“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(图4)

周铉的研究基地建在小草坝的朝天马花包树。林大沟深的朝天马是野生天麻最好的繁殖场所。刚到小草坝时,无论是民间还是学界,都没有天麻有性繁殖的先例。凭借着自己深厚的生物学功底,13年时间里,“不信邪”的周铉在小草坝天麻试验站,与当地村民融为一体,走到哪家住在哪家,白天和户主吃烧洋芋,晚上跟户主盖一个被头;克服设备简陋、研究资料匮乏、自然条件恶劣等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,甚至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,他带领科研人员跋山涉水,以科学探索精神,在小草坝的森林里采集野生菌源作母本,依托天麻种子,开展天麻无性、有性繁殖实验和研究。多年的坚守,无数次实验,无数次失败。无论严冬还是酷暑,周铉都坚持不懈地观察、试验,直到1968年,才第一次在苗床上看到了自种天麻的影子。1970年,周铉的实验基地终于摸清天麻的生长规律,成功培育出供给天麻种子萌发营养的外源营养源——萌发菌和天麻成长所需营养源——蜜环菌,人工繁殖的天麻终于普遍成长,而且达到了连片态势。在中国乃至世界上,他改写了天麻只能野生不能种植的历史。天麻的有性繁殖虽获得成功,但如何预防病虫害、实现种植高产高效,如何让村民愿意人工种植天麻,都不是容易的事。周铉进村入户,苦口婆心给村民讲解,不仅邀请村民们来基地参观,免费将天麻种子发放给村民,还手把手教他们种植。1979年,昭通天麻的人工种植终于走上正轨,周铉才回到昆明。吴征镒院士曾在《我的第一位研究生——周铉》一文中写道:“我到云南省,他也举家来滇,也是把一生奉献给云南的人。周铉到彝良小草坝后,潜心对天麻生活史等做了系统研究,用天麻种子进行有性繁殖,获得成功,实在不易。林区生活很是艰苦,在此坚持观察实验十余年,何等艰辛,心中涌起钦佩之感,也说明周铉对科研的执着追求。”

"天麻之父“改写天麻不能人工种植历史(图5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天麻产业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


如今,天麻在我国已是每年能为国家创造数百亿产值的产业。云南昭通许多农民通过种植天麻脱贫致富,周铉也因此被赞誉为“精准扶贫先行者”。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科学家,周铉总是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作为自己的原则,不怕艰苦,忘我工作,淡泊名利。为表彰周铉对当地天麻产业的贡献,2014年,彝良县授予周铉“彝良县荣誉市民”称号。周铉说:“我是一名知识分子,我的技术应无偿奉献给社会。”据了解,如今昭通天麻综合产值已位居全国六大天麻产区之首,昭通成为“中国乌天麻之乡”。彝良县天麻产业发展态势良好,对推动产业扶贫工作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彝良县建成了天麻科技示范园、中国天麻博物馆、小草坝天麻交易中心、双乌天麻产业园等,全县累计种植天麻12.56万亩,实现产值94.51亿元。2020年,彝良天麻实现综合产值22.01亿元,带动1.5万户6万余麻农人均增收5300元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达6300余户2.2万余人。天麻已成为彝良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。


×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×

扫码关注上海蘑菇汇抖音号

上海蘑菇汇 抖音号:73449054997